欢迎来到短句网,最全的爱情伤感短句,经典短句,及各类搞笑、个性唯美短句.欢迎收藏本站!
励志 | 爱情
您现在的位置: 通发娱乐官网 > 散文随笔 > 文章列表
  • 芒市向东的印象就有了上面的文字 发表日期:2019-11-11

    进入芒市,感觉绿像一层厚厚的油脂,重重叠叠地铺展成一片质感的生命海洋,你甚至能从石头里敲出水来。走在这样的地方,你无法感觉到热带太阳的毒辣,任何干燥的气息都被湿润所覆盖着。 在这,...

  • 河亦有姓就不成河的缘故吧 发表日期:2019-11-11

    河水流过姓黄的村子,就姓黄,叫黄河。 河水流经刘姓李姓的村庄,就姓刘姓李,叫刘李河。 河水流到川口,就叫川口,省略了河字。大概河水一流出川口,就要奔流入海,就不成河的缘故吧。 我的家...

  • 匆匆如过客,终有聚散 发表日期:2019-11-10

    都在诉说这一个同样的故事,都在追寻着一段仙境奇缘,都在红尘里期盼着美好的牵手,都在尘世间创造着一个永恒的思恋。 花醉于清风,风拜于明月。一片桃花就有一个红衣女子,一片竹林也有一个素...

  • 江山文学行籍此我也进了古韵交流群 发表日期:2019-11-09

    去年元月,我在高中昔日同窗的微群上与爱好诗文的同学,不时写点东西助兴。这之前,我在大学中药74级的微群上活动。草台班子没有什么讲究,亦无顾忌,自娱自乐。热闹了一阵子,我对旧体诗产生了...

  • 一条牛是看不到底的 发表日期:2019-11-09

    时间 与牛生活近四十年。牛的一辈子,不过二十年。现在想想,我还没有看到过一条牛的从生到死。它们有的是半路来,有的是半路走,有的是半路来又半路走。这教我觉着,一条牛是看不到底的。 我算...

  • 教室还有上课的课本等等 发表日期:2019-11-09

    在平常的日子里,有时候总是在想一个问题,人生的起点到底在哪里出现?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归结到了我上过学的教室。让我唯独忘不掉的是在一间教室里,有黑板,有老师,有学生,有课桌,还有上课的...

  • 丝路文明的特征有机构成部分 发表日期:2019-11-09

    广义的丝绸之路既包括陆上丝绸之路也包括海上丝绸之路。陆上丝绸之路是连接中国腹地与欧洲诸地的陆上商业贸易通道,是一条东方与西方之间经济、政治、文化进行交流的主要道路。它以西汉时期长安...

  • 几度红尘落花,雁行数声凄啼 发表日期:2019-11-08

    忽而经年,三生石畔,等一场衰老的别离,奈何桥下忘川水,清风过伊人仍旧,情难思量,你已不知归处。庭院深深,谁家玉笛悱恻缠绵,谁的歌声悠扬婉转,几多惘然,几多惆怅,落入春风里。春花巧笑...

  • 散文的姿势还有涟漪的后面 发表日期:2019-11-08

    我对动作的渴望一如继往,从未减弱。即使在城市呆板的抽象思维,或是人工产品的深刻影响下,我仍然以古老的方式寻求欢乐、吃喝、摇摆。虽然我的举止不免有点荒唐,但却是不可抑制的需要,我要以...

  • 行走随笔:游览与修心 发表日期:2019-11-07

    曾经计划了很久很久,想去一趟云南的大理看一看苍山洱海,出发前认真的做了一遍攻略,想好了要行走的路线,会和谁结伴而行,甚至想象好了在旅行途中会遇到怎样有趣的人和事。我好像已经能感受到...

  • 乡村叙事散文:拾粪 发表日期:2019-11-07

    拾粪的事,有两则可以圈点,一则是关于我的,一则是关于我爹的。我拾粪,是学校分的任务,在冬季,每人30斤。以人粪为主,也可是以牛粪、驴粪类的,说是什么广积肥、多种田。少交不行,多交不限...

  • 叙事散文随笔:走边外 发表日期:2019-11-07

    边外,自然是边边外外了。民勤的边外,西面和北面,我没去过。我走过的,是东面。走东面的边外,翻过苏武山,再走几十里荒滩,进沙窝就是了。走边外,多是套毛驴车,来去两天的路程。个别时候剪...

  • 后沟村,有我们的文化乡愁 发表日期:2019-11-06

    这一刻,我感觉自己站在时光隧道里,回到世纪初。 十几年前,我还在自己生命的50年代。当我走进这个小小的依水环山、人文深厚、世外桃源般的小山村,便深深地爱上这里。这个深藏在黄土高原皱褶...

  • 如同沐浴在灿烂的神光之中 发表日期:2019-11-06

    每读李白、杜甫、王维的诗,眼前就会浮现出一幅幅山村水廓、竹篱茅舍的秀美画卷,每看石涛、朱耷,大千的画,心中又会默念起一首首吟梅咏菊、托物抒怀的隽永诗篇;所谓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,彼此...

  • 光阴倒流,你选什么专业 发表日期:2019-11-05

    上帝从来不卖后悔药,我不知自己该不该后悔,当年那个事儿把我推向了一个风口后,狠狠地摔在现实的墙壁上。 我自认为那是宿命使然,也在所谓的宿命里徘徊踟蹰过很久,它似乎越过了一般人的认知...